首页  文件精神  活动动态  学习园地  交流讨论  回音壁  意见箱 
相关文章   
当前位置: 首页>>交流讨论>>正文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警示教育:贪婪,让他们集体“翻车”
2015/10/30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目无纪律,突破底线;信念垮塌,贪婪成性,在贪腐路上“刹不住车”,最终造成贵州省六盘水交通系统十多名干部的集体“翻车”。

2014年7月14日,六盘水市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陈幼学因涉嫌巨额受贿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经查,陈幼学在担任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681万元,创下六盘水建市以来受贿金额的最高纪录。

陈幼学的落马仅是冰山一角。2014年6月,六盘水市纪委成立调查组,以陈幼学受贿案为突破口,坚持“查系统,系统查”方针,抽丝剥茧,顺藤摸瓜,深挖细查,历经200余天查证,最终揭开六盘水交通系统腐败窝案黑幕。

该案涉案金额达1200余万元,六盘水交通系统4名副处级干部,15名科级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被查。其中,包括市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吴仕泽、原总工程师孙建平,市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处原主任李松林等人。

信念动摇,动起贪腐心思

地处乌蒙山腹地、崇山峻岭中的六盘水,是西南重要的能源原材料输出地,长期的交通“瓶颈”,使该市资源优势无法显现,发展受到严重影响。

为打通交通“动脉”,六盘水市发起公路建设大会战,掀起公路建设热潮。不料,众多交通惠民工程,竟成为一些腐败分子觊觎的“唐僧肉”。吴仕泽就是其中的典型。

吴仕泽1964年出生于贵州盘县的一个农村,幼时的困苦生活,造就了其吃苦耐劳的性格。大学毕业后,吴仕泽通过不懈努力,相继担任贵州盘县常务副县长、六盘水市钟山区常务副区长、六盘水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等职,成为令人羡慕的“成功人士”。

然而,随着职务不断升迁,吴仕泽紧绷的“廉洁弦”却一点点松动,他信念动摇,经不住“糖衣炮弹”的袭击,打开了自己的贪腐之门。

2009年3月,盘县煤矿业主刘某为感谢时任盘县县委常委、副县长的吴仕泽帮忙协调矿群纠纷,在其家中送给吴仕泽5万元,吴仕泽欣然笑纳。

贪婪击退恐惧,诱惑侵蚀理性,此后,吴仕泽一发不可收拾,他对送上门来的数万元、上百万元的贿赂来者不拒。

吴仕泽说,自己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随波逐流,产生邪念,已抵挡不住不法商人的感情攻势和金钱诱惑。

同为农家子弟的陈幼学,中学毕业后,成为家族里走出大山的第一个大学生,长辈们把他当作孩子学习的榜样,父母引以为荣,他也自认为能“光宗耀祖”。

走上工作岗位后,陈幼学先后当过教师、水城县政府办副主任、县经信局局长等职。2012年3月,陈幼学被任命为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

当上手握大权的交通局局长后,陈幼学看到因自己大笔一挥,一些老板一夜暴富、一掷千金,对比自己工资,他心理逐渐失衡,价值观开始扭曲,行为慢慢突破党纪国法底线。

上任没多久,陈幼学动起了歪脑筋,决定自己编织一张“捞钱”的“大网”。面对上门求他承包工程的个体老板徐某,他“如获至宝”,开始了肮脏的权钱交易。

如愿拿到公路承建权的徐某,如约将10万元“好处费”转交给陈幼学。第一次拿到“创收”的巨额“好处费”,陈幼学心中暗喜,激起了更大的欲望。

私欲膨胀,跌进腐败“高速”

六盘水市下辖的国家级贫困县水城县,按照规划,2013年前要建成1200公里的通村公路。刚上任一个多月的陈幼学看到大好发财机会,就与妻弟——水城县某单位退休职工王贵雄勾结,在公路工程发包中大肆受贿敛财。

王贵雄是陈幼学的“代理人”,工程老板知道王贵雄与陈幼学关系特殊,是其身边“红人”,多次通过王贵雄找陈幼学承包工程,并按比例给陈幼学和王贵雄“好处费”。

修建水城县董地至大窑公路工程,陈幼学和王贵雄合谋收受“好处费”20万元;修建水城县龙场、顺场片区公路,收受“好处费”200万元;修建水城县玉舍索玛公路和运煤公路,收受“好处费”183万元。

“一个做搂钱的耙子,一个做收钱的袋子”,就这样,陈幼学和王贵雄财迷心窍,奋力往腰包里捞钱,聚敛了大量不义之财。

随着私欲的不断膨胀,陈幼学变得越发贪婪。他从被动接受贿赂,逐渐过渡到伸手索要。2013年年底,陈幼学儿子装修房子,他便打电话向老板徐某索要现金10万元。

经查,陈幼学自2012年3月任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到2014年6月因涉嫌受贿被立案调查,仅两年多时间,先后20多次受贿681万元,令人触目惊心。

和陈幼学一样,吴仕泽等人也把交通工程当作“取款机”,把权力当成金光闪闪的“聚宝盆”。

2011年,个体老板钱某为让其在工程验收上行方便,借打麻将之机送给时任盘县常务副县长的吴仕泽现金5万元。

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原副局长吴学龙长期在交通系统任职,找他承包工程的老板络绎不绝,为省麻烦,当有人找他办事时,他直接发去银行卡号,对方心知肚明,办事前先往他卡上打钱。

领导受贿索贿,疯狂敛财,交通系统其他干部也上行下效,利用职务之便吃拿卡要、争相贪腐。

盘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邓加良、六盘水市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处监督科科长岑光强等人,怀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心理,利用工程验收检查等,多次收受施工方的“恩惠”。

“生财有道”,给前路布下致命“陷阱”。陈幼学、吴仕泽等人受贿得来巨额钱财,不仅没能给他们带来幸福生活,反而成为他们违纪违法的铁证。

权钱交易,终酿悲情“事故”

随着调查的深入,六盘水市纪委“抽丝剥茧”、“拼图还原”,掌握了该市交通系统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黑幕”。

——商人提前“投资”,用钱“开路”。

个体老板刘某为与分管交通工程的吴仕泽拉近关系,2010年春节前,刘某在其家中送给吴仕泽人民币20万元,吴仕泽客套后悉数“笑纳”。

土石方工程承建商何某,请求吴仕泽安排其承建土石方工程。2013年10月,已调任六盘水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的吴仕泽告知何某,会在即将开工的盘县鸡场坪至柏果公路安排其承建土石方工程。2014年初,何某在吴仕泽家附近送其10万元。

——领导帮老板承建工程,老板给领导好处,双方心照不宣“合作”。

工程老板李某,为能在水城县承建公路工程,经人介绍结识陈幼学,李某请陈幼学帮忙承建工程,同时承诺给予“重谢”。在陈幼学的帮助下,李某顺利拿到水城县多条公路承建权,获利丰厚,李某履约“重谢”陈幼学119万元。

不仅如此,陈幼学就任水城县交通运输局局长期间,置国家利益于不顾,把项目公开招投标当做遮挡贪腐行为的“遮羞布”,根据职务大小和项目优劣,依次安排局班子成员“关系圈”承建工程,同时按惯例收取“好处费”。

六盘水市交通运输局原总工程师孙建平,利用职务便利,多次为请托人承建公路工程协调关系,共收受贿赂27.4万元。

六盘水市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处原主任李松林,2006年担任质检站站长以来,几乎每验收一项工程,检查一次工程质量,都收取几千元至几万元的辛苦费,先后32次收受贿赂36.65万元。

……

在这起窝案中,交通工程成了“唐僧肉”,交通系统干部们“生财有道”,利用工程巧立名目,明码标价,大肆敛财,导致交通领域歪风盛行,乱象丛生,严重败坏了交通系统风气。

“因为没有坚持原则,跨越了‘红线’,没有向组织坦白认错,最终走向不归路,成为阶下囚。”吴仕泽在悔过书中说。

“我走到今天,是贪婪的结果,是贪欲的结果,是目无党纪国法的结果,是贪赃枉法的结果。”陈幼学也流泪写下长达24页的悔过书。

喜欢看反腐电视剧、经常参加廉政教育的李松林说,自己廉洁自律意识淡薄,思想认识错误,不拘小节,误入歧途,终酿大祸,悔之晚矣。

心莫贪,贪心必起祸;手莫伸,伸手必被捉。吴仕泽、陈幼学等人无视党纪国法,利用权力疯狂敛财,最终身陷囹圄,为自己的贪婪付出了沉重代价。

办案者说

此案涉及范围广、人员多、金额大,是六盘水市近年来查办的典型违纪违法案例,也是基层交通领域典型的腐败窝案,呈现出“一人牵出一串,一案挖出一窝”的特点,教训深刻。

扎紧制度“笼子”,增强监督实效。“潜规则”难抵“硬制度”,治理工程腐败要严字当头,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让制度成为带电的“高压线”,提高制度执行力。要拓宽监督渠道,增强监督合力,满足群众知情权,提高监督实效。

优化权力配置,规范权力运行。要优化权力配置,细化权力清单,规范自由裁量权,防范权力失控、决策失误、行为失范。要筑牢“防火墙”,给权力涂上“防腐剂”,挤掉权力寻租“空间”和创收“机会”。要强化责任追究,提高权力运行的透明度,保障权力在阳光下公开透明运行。

整顿工程市场,打击交通领域腐败。要加强工程招投标管理,做到应招尽招,真招实招,确保公开透明,防止暗箱操作。要建立交通工程建设市场不良行为和信用登记,实施交通工程建设市场准入制度。要整治重点领域工程建设市场,及时切断工程腐败利益链条,以零容忍态度惩治交通领域腐败。

关闭窗口